足球有一种力量,可以让孩子积极向上

2019-11-04 17:40:55

新华社天津10月19日电(记者马邦杰 张泽伟)大屏幕上有群孩子光着脚在木地板的篮球场上踢球。来自日本的足球教练井本孝充问眼前坐着的180多名中国中小学校长:“你们看出这些孩子踢球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吗?”

“他们都光着脚!”有人回答。“对,他们都光着脚。”井本说。

图片中间男子为井本孝充

井本所展示的是一个发生在他执教的安浓fc足球少年团的故事。这个少年团相当于一家草根足球俱乐部,由来自日本三重县津市安浓街道及附近的53个小学生组成,共有5名持证教练,全是免费志愿工作的家长。他们没有固定场地,免费预约使用附近学校或公园的体育场馆设施。

有一次,他们去附近一家篮球馆踢球,发现有个孩子忘记带足球鞋。教练于是问其他孩子该怎么办。孩子们经过商量,决定全部脱掉鞋子踢球,这样那个忘记带鞋的孩子也能平等参与进来。他们此举温暖人心。这是一群善于体谅和帮助别人的孩子。

“足球有一种力量,可以把孩子培养成积极向上的人。”井本说。

孩子个人的发展比球队的奖杯更重要

井本是应邀来到天津蓟州参加一次名为“首届中日校园足球校长高峰论坛”的活动。18日,这个由蓟州区教育局、北京乐园体育发展有限公司和日本三重县日中友好协会合作举办的活动,请来各路专家以及京津冀地区的学校校长,共同探讨中国校园足球的发展理念与道路。

据井本介绍,日本小学校内没有系统的足球活动,所有孩子的训练和比赛几乎全部在校外类似俱乐部的少年团进行。在类似的论坛上,我们国内的一些足球特色校的校长在介绍自己学校时,总是要展示他们校队夺得的一个个奖杯或一面面锦旗。井本却丝毫没有谈及他们安浓fc少年团取得的任何成绩。

“我们最重视的是孩子的个人成长。”他说,“在小学时代,有比胜利和奖杯更重要的东西,那就是我们希望看到的通过足球促进孩子的个人成长。”

井本在讲解日本少年足球的内涵价值观

成长是什么?井本说,成长就是把不会做的东西变成会做,也就是掌握技能。只有掌握技能,才能有成就感。他信奉一位早年在日本执教的德国教练说过的一句话:“控球,是进入下一个房间的钥匙。”这句话被日本草根足球奉为圭臬,控球成为日本孩子从小就要学会的技能。他们从一开始就练习控球,并且是永远在大人的鼓励下训练。

“千万不要因为孩子在训练或比赛中犯错而斥责孩子,应该看到他们为训练和比赛付出的努力,要为他们的付出而表扬和鼓励他们。”井本说,“责怪孩子,只会降低他们对足球的兴趣。没有兴趣就踢不好足球。”

教孩子踢球,要有对孩子无限的包容和爱护。这也是荷兰阿贾克斯足球俱乐部的青训理念。阿贾克斯有位在中国某地负责青训的教练告诉记者,他在很多场合发现中国教练大声斥责孩子。他说:“那是在戕害孩子。”

为孩子创造一个能够安心接受失败的环境

“孩子具有无限潜能,如何开发?取决于大人为他们创造的环境。”杉岛克之说。杉岛是一位来自日本三重县的退休校长,从事教育37年,现在担任日本三重县体育协会干事。

据他介绍,日本借1964年东京奥运会之机,在1962年成立了发展青少年体育的组织——体育少年团。这一多数日本孩子都参加的组织有三大理念支撑:让更多的青少年体验运动的快乐;通过体育活动,使青少年身心健康成长;通过体育少年团,拉近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为地区人文环境做贡献。

日本体育少年团的三大理念

在杉岛看来,体育的内涵并非仅限于竞技,而是一个功能强大的育人工具。他说:“我们日本二战结束后一度青少年犯罪现象非常严重。有数据表明,体育少年团发起之后,这一现象得到了明显遏制。”

此前,日本孩子要6岁之后才能加入体育少年团,2017年,这一门槛被降低到了3岁。“根据斯卡蒙的发育曲线揭示,孩子到5岁左右时,他们的神经系统可以发育到成年人的80%。所以,为了促进他们的神经系统更好发育,一定要让他们尽早多参加体育活动。”杉岛说。

杉岛和井本在论坛上一再表示,他们同意论坛的中方发言人、足球专家张路的观点:中国校园足球一定要摒除功利思想,把足球作为一种有效的教育工具,立德树人,着眼孩子们的长远发展。

杉岛说:“就像张路老师提到的,我们努力的方向不是短浅的眼前利益,而是让孩子拥有在一生当中不断用到的能力和理念,比如选择判断实践等,让它们成为孩子们健康成长的基石。”

井本说:“我们看重的不是当前足球比赛的胜负。孩子们参加比赛当然会遇到失败,我们需要创造的是让孩子能够安心接受失败的环境。”

普及、教育、兴趣

“普及、教育、兴趣”——这是张路为中国校园足球开出的六字真言。“抓住这三点,我们校园足球就不会跑偏。”他说。

张路认为,校园足球首先是个教育工具,普惠工程,重点在于普及和教育。他说:“足球运动有充分的魅力来吸引孩子参加,孩子们喜欢足球不是为了将来当专业运动员,也不是为了上大学,就是为了享受足球的乐趣,不要添加任何功利刺激。”

张路(持话筒者)现场解说校园足球比赛,他右侧是郑东兴和为天津蓟州区教育局局长花宜春

张路坚决反对在小学阶段搞校内足球精英培训。他认为,小学阶段的校园足球就要踏踏实实地搞普及,千万别走提高的路子,那是一条死胡同。他说:“如果小学阶段在校内既搞普及又抓提高,提高必然会冲击普及。我们中国足球在这方面的教训已经足够惨痛。我们提倡小学阶段校园足球的提高要放在校外搞。那些出色的苗子可以到校外去接受较为专业的培训。在校内,不能因为他们而剥夺了其他孩子享受足球的资源和机会。”

张路在论坛上提供了一组数据:自2018年9月8日至今年7月16日一学年内,北京16个区的120所小学内,33361名学生参加了102663场比赛,总人次达1290931。平均每个学生踢了40.13场比赛。

这是北京中赫国安俱乐部发起的“小比赛·大梦想”公益工程取得的成就。中赫国安投资1660万元,在参加活动的小学内安装围栏球场,让孩子们在里面踢球,占地小,不需要教练指导,有效地解决了困扰中国校园足球的场地和师资问题。

孙葆洁执法第二届乐园杯京津冀校园足球邀请赛

19日,原计划在天津蓟州举行的“第二届乐园杯京津冀校园足球邀请赛”,因赛场雾霾弥漫而被迫取消几乎全部比赛,只在一个小围栏球场内进行了象征性的10分钟比赛。张路指着比赛球场说:“只要有这样一块场地,孩子们高的矮的胖的瘦的,都可以踢。只要孩子想踢球,那就来踢吧。他们踢得怎么样,我们不评价,我们不是培养专业球员,我们看的是他们是不是在跑,是不是在享受踢球。”

文字编辑:刘扬涛

新媒体编辑:马邦杰

签发:梁金雄

版权归新华社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上一篇:竞彩足球:AC有意引进A.干高
下一篇:瑞超天王山之战,哈马比能保持连胜么?